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 采购通 会员中心 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加载中 加载中

中国经济增速能否回到两位数?

http://www.finance.hc360.com2014年10月27日09:22作者:吴东华T|T

    8月4日,《人民日报》发表《新常态:经济增速这次恐怕回不去了》的综述文章,里面都是国家智库的主要专家,中高增速、中速可能成为现实,而且这种观点已经成为中央乃至全国经济学家、企业家、政治家一致的声音,很明显,一种失落感油然而生。但是,笔者认为,通过换思路、换战略、换发展模式,中高经济增速重拾两位数增长是可能的,依据如下。

    

    第一,过去的增长是投资驱动,依靠大量造房,依靠大量基础设施,依靠大量产业区招商引资,我们发现企业数量直逼3000万家,每个产业区都要招企业,而且,各地政府每年还要新造小微企业多少万家的指标。

    该报认为【环顾世界,当一个国家或地区经历了一段时间的高速增长后,都会出现增速“换挡”现象:1950年—1972年,日本GDP年均增速为9.7%,1973年—1990年期间回落至4.26%,1991年—2012年期间更是降至0.86%;1961年—1996年期间,韩国GDP年均增速为8.02%,1997年—2012年期间仅为4.07%;1952年—1994年期间,我国台湾地区GDP年均增长8.62%,1995年—2013年期间下调至4.15%。

    “不少国家的经济增速都是从8%以上的‘高速挡’直接切换到4%左右的‘中速挡’,而中国经济有望在7%—8%的‘中高速挡’运行一段时间”,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范剑平分析,这是因为中国是一个发展很不平衡的大国,各个经济单元能接续发力、绵延不绝,导致发展能量巨大而持久。“比如,当服务业在东部地区崛起时,退出的制造业不会消失,而是转移到西部地区,推动西部经济快速增长。”】

    笔者认为,经济增速下降,与房地产投资增速下降有关,这是不可持续的;与过去的GDP增速依靠企业数量的增加导致产出增加有关,但是,由于是同质化发展,导致GDP增速下降成为必然之路。如果是新增企业不是同质化,而智能服装、智能鞋子、智能帽子、智能医疗器械、智能家电、智能家具等等,各行各业产品智能化改造了,那么新增企业数量就带来了正能量。如果随着新的大量智能企业块头大量成为全球跨国巨头,那么,中国经济增速重返两位数就不是一句废话了。

    第二,依靠技术创新能够推动中国经济增速能够重返两位数吗?

    该报认为【从动力层面看,新常态下,中国经济将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

    1998年至2008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年均增速高达35.6%,而到2013年降至12.2%,今年1至5月仅为5.8%。“制造业的持续艰难表明,随着劳动力、资源、土地等价格上扬,过去依靠低要素成本驱动的经济发展方式已难以为继,必须把发展动力转换到科技创新上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部长赵晋平说。】

    技术创新被国内视为拯救经济增长的圣经,笔者并不认可。技术创新在欧美国家是代表技术领先而带动经济的,国内专家们显然是在模仿。笔者认为,这种模仿没有错,但是,依靠技术兴国的芬兰、瑞典、韩国,现在经济普遍失灵,为什么?芬兰诺基亚手机退出历史舞台,爱立信也被日本索尼收购后成为“索爱“了,中国智能手机大量追赶,用高性价比的4G智能手机大量蚕食三星的国际市场占有率,就连苹果也面临业绩增长放缓了。美国现在只有脸谱高速增长,其他高科技企业有的滞涨,有的衰退,有的亏损,而脸谱并不是常规增长,而是通过收购后由于收购前基数低带来的同比高增长,这种游戏也仅仅维持一年时间而已,不是真正的高速增长。相反,台积电利润增速超过40%,成为美国股市真正千亿美元市值高科技股的真正成长,虽然依靠苹果代工带来的业绩增长,但是,是正面增长。

    而德国制造增加值今年8月份创5年半新低,为什么德国制造这么糟糕呢?国内不是追捧德国1300个隐形冠军吗?德国不是有近百家知识重镇吗?德国工程机械不是一枝独秀吗?德国不是与法国分工为工业、农业吗?为什么德国经济发展衰退呢?

    笔者认为,隐形冠军并非一个完整的商品,再好的零部件,消费者是不会买的。很明显,这是凤凰被乌鸡拖累的缘故。而随着中国基础设施放缓、房地产发展放缓,机械的市场需求就大大下降了,所以,德国机械就面临衰退了。另外,德国的汽车制造业成为重要的经济贡献力量,但是,中国现在推广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太阳能汽车,那么,传统污染汽车再好,也与市场脱轨了,而中国消费最大的产品就是汽车,现在这一产品下降,那么德国依靠中国市场的汽车自然带给德国巨大的经济压力,难怪默克尔要延长中德汽车合资25年,要进一步在中国内地设厂,宁可技术与中国合作合资,也要中国让步汽车市场的松口。

    即使是现在的德国工业4.0,也仅仅是物流信息化发展,而产品本身并没有信息化。所以,笔者上文建议中国各行各业产品智能化,就是中国经济增速重返两位数增长的方法。很明显,技术垂直创新,对于中国、美国、德国这种大国是不可能兴国的,即使对于芬兰、瑞典、韩国等小国,也仅仅是一个周期而已,或数年而已。大国只有把技术应用到各行各业产品上去,通过整体企业的增量发展,才能带动大国经济增长。

    笔者一直批评沉溺于技术创新的羊肠小道,实际上,笔者通过大量研究,发现企业通过综合创新,就能出现高增长,当中国各行各业企业通过综合创新,就能推动中国经济增速重返两位数。笔者提出的综合创新是销售创新、渠道创新、包装创新、款式创新、服务创新、技术创新、产品创新、组织创新、营销创新、品牌创新、制造混制创新等等,一个企业从这些创新链条中寻找大量符合自己的创新种类,同时进行创新,就会出现大量的爆发式增长,笔者认为,在原来的增速基础上,将新增50%-300%,如果各行各业企业均出现这种综合创新,那么,中国经济重返两位数增长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第三,中国国企资产达到近90万亿元的规模,如果整合、综合创新恰当,我们假设一半竞争性资产可以运作,就是45万亿元的资产,如果平均提升50%的回报率,就是22万亿元,相当于3万亿美元,我们按每年新增3000亿美元,能够连续10年新增,对于10万亿美元的经济规模,就是新增3个百分点,一下子就把经济增速上升到10.3%左右了。如果加上全国民企的综合创新、技术应用到各行各业的新增经济,中国经济增速重返两位数根本不是个问题。

    实际上,中国国企整合表面看一企一策很恰当科学,实际上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而已。仅仅股权开一个小口让民资参与,就堵住民企的嘴巴是没有用的,这是急功近利的作法,改不了全国产能过剩同质化的毛病。所以,国企改革应该是以全国所有国企所有同类产品为重组的考察范围,比如全国钢铁企业汽车用钢合并到宝钢,宝钢把取向硅钢等其他钢铁资产剥离出去,其中全国的取向硅钢全部合并到武钢,如此方法把南车、北车全部合并到一个企业里,把全国的火车轨道、火车轮合并到马钢,其他的螺纹钢、线材、无缝钢管等产品进行类似整合,如此,全国就没有同质化钢铁业了,就能提升钢铁业的利润率了。

上一页12下一页

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