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 采购通 会员中心 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加载中 加载中

公私合营水厂样本:政府企业差点谈崩

http://www.finance.hc360.com2014年10月20日07:34T|T

    从兰州威立雅的苯泄漏到被立案调查的“最美女政协委员”刘迎霞背后的水务公司收购交易,公用事业领域的公私合作(PPP)还能否搞好?

    这是正推行PPP改革的中国需要解答的问题。

    近期,中国财政学会公私合作研究专业委员会将一批地方官员和水务企业带到了安徽合肥。这里有家叫王小郢污水处理厂的企业。

    比兰州威立雅更早实现公私合作,该企业走出一条不同的道路。

    水价、水质约束在前

    回忆起当初公私合作谈判的过程,对于当时长达四个月的商务谈判阶段,合肥市建委原副主任纪开学用了“争吵、妥协、非常艰难”等词来形容。

    为响应当时国家探索城市公用事业行业的投资和运营模式的号召,并为城市建设筹集资金,本着“靓女先嫁”的原则,合肥市政府决定将2002年新建成不久的王小郢污水处理厂项目权益转让给企业运作,并在2003年底公开招标

    虽然标的底价仅为2.68亿元,来自德国的国际水务巨头柏林水务和东华科技联合体以4.8亿元的高投标价中标,溢价率近80%。当时具体负责项目的纪开学对《第一财经日报》回忆称,这个报价在当时出乎政府意料之外。

    甚至到了今日,这一中标结果也没有摆脱争议。因为国际水务巨头高价抢标、再提水价的案例在中国的公私合作中并不鲜见。威立雅水务在2007年收购兰州供水集团45%股权时,曾以数倍于竞争对手的高标价中标,后来的水价攀升也曾引发了一些争议。

    柏林水务中国控股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梁军回忆了当时的谈判过程。他表示,柏林水务不存在高价抢标,因为参与投标的天津创业环保投标价为4.5亿元,中环保和深圳水务投标价为4.3亿元,这是根据市场行情来确定的合理价格。

    公用事业的价格一头连着企业收益,一头连着民生。

    在高中标价的背景下,为防止水价因为投资方单方面意愿而不当上涨,合肥市一直牢牢把控住主动权。

    曾参与当年项目谈判的政府顾问公司、大岳咨询高级合伙人郑洁告诉记者,当时合肥市直接把污水处理费和排水水质标准放到了招标文件的硬性要求中,根本不列入双方谈判范围。

    当时,政府确定的污水处理费为每吨0.75元,两年一次调整。水价调整公式也由合肥市政府确定,调整主要参考电费、工资、药剂费、税费和通胀因素。

    梁军坦言,当时双方对调价公式会让未来水价如何发展都心里没底,当地民众也警惕外国公司接手后未来水价会不会上升。

    不过,王小郢污水处理厂运营十年间,水价年复合增长约2.23%,低于同期的电价和通胀增幅。

    本报记者了解到,目前王小郢污水处理费约为0.91元/吨。

    除了水价和水质,土地供应方式也成为争论焦点。

    郑洁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透露,当时合肥市政府不想把厂区的土地出让给柏林水务,因为担心它将土地用去盖楼房获暴利。

    但柏林水务则坚持政府将土地出让而非租赁,因为根据中国当时法律,没有土地使用权证,就意味着不能证明土地上的污水处理池等资产归其所有。另外,中国合同法也规定任何土地租赁合同不超过20年,而双方有23年的合作期。

    “经过多轮谈判后,政府同意把土地出让给柏林水务,在它补缴钱后可以办土地出让权证,但同时也写明土地使用用途,不允许变性。”郑洁称。

    回顾10年间双方合作,梁军认为,这个项目到现在运行成功的关键是当时签订了规范、严谨、细致的合同,而且双方都按照合同来执行。

    升级问题前置

    2004年谈判之时,谈判双方就想到了很多未来可能发生事情的解决方案,包括2012年工厂升级改造的投入问题。

    本报记者了解到,不少公私合作项目因在谈判中没有谈清未来可能发生的重大事项中双方权利义务,导致后来项目运作纠纷不断。

    王小郢污水处理厂位于合肥市中市区陵南路,当年这里还是郊区,但是合肥发展速度日新月异,城市改造后可能面临工业用水和居民用水同时增多的压力。

    郑洁对记者说,随着环保标准的提高,污水处理厂未来在提高标准改造时就存在诸多问题,比如未来改造如何改?改造后工厂的保底水量还要不要保?若保底的话又是什么样的水平?如果公司出钱改造,那这笔钱如何在水费里体现?

    事实的进展也正是如此。本报记者在厂区周边见到,座座高楼林立已经将工厂“包围”,而政府为减轻巢湖污染负荷,对最终排入巢湖的工厂处理废水提出了更高的水质要求。

    梁军也对本报记者表示,工厂提标改造当时的谈判很艰难,了很长时间,最后形成了原则性的条款,改造的钱由政府来投。

    相似的争论和博弈在双方四个月谈判期间不断上演,而在分歧最大时双方甚至暂停谈判20多天,合肥市政府甚至打算找其他投标候选人谈。

    纪开学称,最后双方还是继续根据法律法规谈判,互相博弈妥协,最终在中德两国总理的见证下,于2004年12月底签署项目协议,这包括特许权经营协议、污水处理服务协议和资产转让协议。柏林水务将拥有王小郢污水处理厂23年的运营权,2027年12月21日该厂将移交给合肥市政府。

    从立法层面,财政部也在加快推动PPP的进程。今年5月3日,国家发改委第一次发布《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特许经营法(征求意见稿)》,并公开征求意见。这部法律被认为是PPP领域最重要的法律,在学界甚至被称为PPP立法。

责任编辑:张娣

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