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 采购通 会员中心 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加载中 加载中

华西村“继承者”吴协恩的转型经:服务业贡献六成利润

http://www.finance.hc360.com2014年10月15日07:10T|T

    处在这样一个激烈变革而风险与机遇共存的时代,无论由谁来接老书记吴仁宝的班,都不会是一件轻松惬意的事情。更何况,外界对华西村的关注从未降低。

    尤其在吴仁宝去世后,“新书记”吴协恩的一举一动,都难免会被置于放大镜之下细细考究。

    事实上,“新书记”并不新,从基层步步摸爬滚打,如今吴协恩已年过半百。面对围绕自己和华西村的种种争议,自认“为华西村打工”、穿着布鞋见客的他,选择了低调与务实。

    这在吴协恩对上市公司华西股份(000936,SZ)的思考中可见一斑。

    “前段时间,不少上市公司纷纷收购影视、手游网游题材企业,也有人拿着这些资源找上门来。这样做也许股价短时间内能上去,但3年以后怎么办呢?”吴协恩说,“我们拒绝如此行事,上市公司这块会比较平稳,每年有分红,长期投资者肯定会有收益。我们也一定会给予上市公司更多的支持,请股东放心。”

    “稳定”的吴协恩并非全然保守,对于已认准的方向,他亦动作迅速。正如他为华西村谋划的再一次战略转型,早已悄然展开。

    一方面,吴协恩关停了9家相对高能耗、低效率的企业;另一方面,积极介入金融领域,如今的华西村,已拿到典当、小贷牌照,参股银行、券商,合资设立基金、投资公司、融资租赁公司,大华西的金融控股集团已可见雏形;再者,全国布局农产品交易中心、矿产资源类项目,投资的仓储物流、海工、远洋运输业务正稳步运转。

    船大调头难,转型当然绝非一蹴而就之事。尤其是要舍弃眼前唾手可得的来自传统工业企业的巨大经济利益,转而布局金融、矿产等,更非易事。

    “每天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吴协恩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数次提及萦绕心间的“危机意识”。

    或正是基于此,吴协恩的转型布局,明显倾向于能带来稳定和丰沛现金流回报及方便脱手的行业,比如旅游与农产品交易中心。

    所幸,这一切调整已初见成效。华西股份2013年年报透露,当年华西集团未经审计营业总收入为265.66亿元,净利润3.08亿元,形成了多元化经营的经济格局和较强的抗风险能力。

    “目前,传统工业企业对华西村的利润贡献比例已降至37%,而约有64%的利润贡献来自服务业。”吴协恩说。

    《《《

    转型路径一

    主动清理传统企业

    无论从哪一方面看,过于依赖以钢铁、化纤等传统产业为主的发展道路,都已无法持续。

    以华西股份为例,公司的主要营业收入来自纺织化纤业务,这是一个毛利率较低的行业,其中主力产品涤纶短纤维今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9.53亿元,但毛利率仅有4.03%。

    纺织化纤业务显然并不赚钱,华西股份的利润贡献主要来自子公司江阴华西化工码头有限公司所经营的仓储业务,上半年液体化工码头的建设经营及配套服务实现4457.35万元营业收入,实现了2083.07万元净利润。

    华西股份在2013年年报中也坦承,公司主营业务化纤生产主要涉及聚酯切片和涤纶短纤维的制造与销售,近几年来,公司化纤产品竞争激烈,行情持续低迷,价格难以有效提升,经营处于亏损状态。为此,公司计划继续加大化纤差别化产品的开发力度,降低常规产品的比例,提高差别化率和产品附加值的同时,也努力探索转型升级之路,寻找契机,打造新的盈利点。

    “我们必须在情况还不算太糟时转型。”吴协恩说,“这时候的华西村,有人力、有物力,足以支撑转型的需要。”

    吴协恩显然非常明白,最糟的情况莫过于接到上级政府强制性“命令”之后的被动刹车,那么企业与政府都将承担巨大损失,华西村的转型必须跑在政策之前。

    “转型不是我的独创,华西村也不是最近10年才开始转型的,而是从老书记创业伊始就一直在转,从农业到工业,再到三产服务业,转型始终没有停滞过。”吴协恩说。

    2004年,吴协恩已开始为华西村谋划又一次战略转型。当时,华西村盘点旗下企业,最终决定淘汰一批装备老、能耗高、设备无法提升、不具发展潜力的企业。尽管这一决定的另一面是,华西村将在短时间内承受经济上的较大压力。

    2005年,华西村决定关停一家化工企业时,该企业每年正贡献着愈亿元的销售额,另一家每年销售额超5亿元的工厂被关停时,年盈利仍有数千万元。直至2014年,华西村还关停了两家小钢厂。

    “虽然赚钱,但还是要关掉。”吴协恩说,他甚至一度考虑关停华西钢铁,但最终出于提供就业岗位等因素的考量,才决定保留,但随之而来的是,“花大力气进行技改”且“前后已经花了3个多亿”。

    鉴于华西村所处的实际地位,吴协恩对华西系企业的每一次决定,显然必须在“尽社会责任”与“谋求企业利益”之间达致某种平衡。“比如钢铁厂,目标是维持不亏本。”吴协恩说。

    对于得以保留的传统企业,吴协恩并不吝啬于投入。以华西棉纺为例,公司拿出1亿多元引进了瑞士和德国公司生产的高档纯棉精梳纱自动生产线,该设备是目前国际最先进的,具有能耗低、用工少、操作方便等特点,万锭用工由原来的80人减少到15人。

    对传统企业的清理、关闭与技改提升,为华西村转型赢得了宝贵时间,即使面对之后复杂严峻的环境,亦能行有余力。

    “2003年以后,用工紧张问题凸显、社会各界对环境问题日益重视、土地资源日趋紧张,种种问题的显现,决定了我们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经营企业。”吴协恩说。

    让他“庆幸”的是,华西村最终在转型中先走了一步。“当时如果不调整,以后只会越来越难。”而正是受益于早早做出的主动转型决策,华西村回笼了转型所必须的资金,开始了新一轮投资,并已初显成效。

    今年1~8月,华西集团实现开票销售收入289亿元,其中工业销售占比约70%,利润贡献中,服务业却贡献了六成利润。“今年我们的目标是可用资金达到27亿元,相比去年略有增长。”吴协恩说。

    《《《

    转型路径二

    大力打造新型服务业

    华西村的服务业务仅占三成收入,却贡献六成利润的现实,让吴协恩和华西村民们相信,对经济结构的调整之路并没有走错。

上一页123下一页

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