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 采购通 会员中心 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加载中 加载中

广场舞江湖

http://www.finance.hc360.com2014年09月10日06:19 来源:《商业价值》作者:赵雷T|T

    “广场”在当代中国语境中早已被赋予了非常丰富的含义。无论是从国外学来的“广场演说”,还是政治学范畴里的“广场革命”,都带有了浓厚的“现代民主”特征。由于一些特殊因素,广场也在一些词组中成为了当代中国一些重要事件中的敏感词。然而,这一切都不能阻止,以一种调侃和全民体育形式进入中国新语境的“广场舞”的流行。

    近日,钛媒体联合《商业价值》做了一次北京地区的广场舞人群及商业化参与方的全方位调查,我们也深刻感受,这里正越来越明晰地成为新一代老人经济的发源地,在老龄化日趋严重的中国,也成为中国广场式商业江湖的一个缩影。

    每个人群都是商业链上的重要一环,与广场周边高耸的写字楼里的商业江湖一样,他们以人情为纽带,以利益为交集,充满了讨价还价,也充满了商业机会,更充满了富有激情与梦想的都市造梦者。

    陪舞

    北京市东城区来福士广场,这里高楼林立,很多写字楼和商场也都聚集在此,年轻白领和购物者穿行于各个楼宇之间,同时这里紧邻簋街北新仓胡同等老北京聚集的地区,跳广场舞的大妈们也都是来自这附近。

    每天晚上8点,这里就成了固定的露天舞厅,类似20世纪80年代迪士高流行时,各大广场上都是穿着奇异的霹雳舞士。陆续先来的是一群大爷,这些大爷都是开电动小三轮车过来的,且车上都装着架子鼓等乐器,几个大爷合作将那些乐器从车上抬下来并摆好位置,基本在不大的广场上围了一个圆圈,还在相对中间的地方摆上了放乐谱的架子和话筒。

    差不多8点的时候,大妈们逐渐多了起来,大妈们从一个大爷的三轮车上面拿出来玩具步枪,然后聚集到围好的圆圈里面,颇有一副红色娘子军的架势。这时大爷们调试了一下乐器,音响也都打开了。音响、扩音器有10余台,阵容不亚于一个专业乐队。

    很快,中间的大妈们排好队,随着一阵急促的锣声,在《歌唱祖国》悠扬的音乐声中,大妈们开始跳动了,大爷们的乐队和声也开始了。

    围观的人群也逐渐多了起来,不少的围观群众是带着小凳子有备而来,还有几个是坐着轮椅家人推过来的,乐器声和歌声随着近10台音响和扩音器的扩散,这里的空气瞬间沸腾起来。

    这里的负责人是郑先生,一个说话京味儿十足的北京大爷告诉我们,大家在这边跳舞已经有五六年了,现在有固定团员小50人,包括跳舞的大妈和演奏的大爷,还有自己和另外的几个大爷负责一些情景的客串演出(演个坏人、领舞等),这些乐器都是各自从家里带来的,演出的服装和道具都由大家均摊购买。

    领舞者

    殷女士是在北京东五环外的一个小区广场舞的领舞,记者见到她的时候,她们的舞团正在“催”大家缴费,“3个月10块钱,每天差不多合0.11元,即使这样也还是会有一些人不愿意交”,殷女士略显无奈地说。

    据殷女士介绍,现在北京很多地方都开始收费了,靠收这个钱也不能致富,主要还是为了持续地服务大家,这10元钱主要是用于音响的磨损、U盘、接线板更新等,因为用的物业的电还会给小区的物业送些小礼品,现在这边固定跳舞的大概有50多人,交钱的不到30人。

    与殷女士交谈得知,她也是刚从外地回来,参加了一项在石家庄举办的广场舞大赛,参赛的大概有15支队伍,她们得了第3名,奖品是举办这次比赛的某保健品公司自己公司的产品,殷女士说大家就是去玩,得奖不得奖并不重要。

    而如殷女士所说的这样的比赛正越来越多起来。

    在殷女士所在的广场上,还有一群跳舞的人显得更加引人注目。前面领舞的是一个很年轻的女孩,她后面为数不多的学生中小孩、青年、老年人都有,跳的舞蹈,相比殷女士的舞团,就显得年轻化得多。也正因为此,他们获得了比殷女士更高的瞩目。就像过去的打擂台,隔壁的江湖卖艺者快要抢走了所有的客流。

    于是会有越来越多的大妈,开始凑过来跟年轻女孩沟通,表示愿意学,并咨询了费用。

    女孩名叫小晴,在这边教大家跳舞有1个多月了,之前就是在这附近小区的一个舞蹈教室教舞蹈,偶尔会来这个广场招生,但是效果不理想,于是便萌生了在广场教舞蹈的想法,每月向每人收取100元。刚开始也是只有几个小孩跟着试跳,家长看效果不错就给孩子交钱了,慢慢的开始有一些大爷大妈也过来跟着跳了,现在收了10多个交费的学生。

    小晴说因为现在大人小孩都有,教的舞蹈更多的是基础性的,小孩子能打好一些舞蹈基础,老年人也能锻炼身体,也因为自己原本是舞蹈老师的关系,所以还是能做出比较好的平衡。

    当谈到收费的问题时,小晴显得有些谨慎,她说自己是外地来的,现在也是想让自己尽量多赚一些钱,她说在广场上教跳舞刚开始确实显得有些无奈,现在想开了,孩子们能学东西,老年人能健康快乐这就够了,她略显激动地说:“我对得起大家交的100元。”

    另一位男性教练就比上面两位女士都要幸运得多。

    黑龙,原名丰贤亮,安徽人,职业广场舞教练3年多,现在在浙江省温岭市的一个广场教大家跳舞,跟着黑龙跳舞的每晚都有二三百人,来跟他跳舞的人需要每晚交3元钱。他说都是大家自觉交费,还是有一部分人每晚来蹭舞的。

    当问到收入,这个朴实的安微汉子倒无所顾忌地聊起来,他说现在平均每天能收500元钱左右,当然因为南方这个季节爱下雨,有时候也会分文不进,他说收入还是比较满意的,因为之前自己就是在工厂打工,每个月很辛苦也没有现在赚得多。

    当记者调侃他每天工作一两个小时月收入轻松过万时,他沉思了一下告诉记者,他在这跳舞遭到过很多次附近的居民轰赶,还有人在跳舞之前把广场扔满钉子,也有人质疑他凭什么收费,更有一次在回家的路上遭到几个不认识的大汉警告,不让他再继续去广场跳舞。

    跳舞这几年,攒了一些钱,现在的女朋友也是跟着他跳舞的学生。他说可能跳到中秋节天气凉了就不再来教了,希望用自己这几年的收入先和女朋友回家举办一场婚礼,接下来做点小生意。他说还没有跟那些大妈说,不知道怎么开口,会担心没有人带着大家跳舞,但是女朋友也不想让自己再去跳舞了,自己也不想再去每天遭受更多人的非议了。

    “猎人”

    “有大妈聚集的地方就会有广场舞,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形容这里毫不为过。

    就在前文所提的莱福士广场,在跳了将近1个小时的时候,一个很年轻的男孩殷勤地跑上跑下,一会给大爷大妈递杯水,一会给大家分发饮料,或者参与进去演个角色。

上一页12下一页

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产品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