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 采购通 会员中心 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加载中 加载中

中国股市何时变好?——如何突破历史的藩篱?

http://www.finance.hc360.com2014年06月25日09:13 来源:慧聪网产经要闻频道作者:赵渤T|T

    一、中国股市超乎常理的“结症”:几个显性问题却没有答案?

    中国的股市何时会变好?每个股民望穿秋水,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却从来难以以市场获得准确的答案。事实上,我们的视线往往被现状折射远离根源与“结症”。正是因为它(股市现实)的“存在”,因而一切随着这个“存在”变化的只有期待。真正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我们回答的另外的问题:它应该如何“存在”?这种“存在”应该如何“变化”?解决该问题需要回答如下三个问题:

    1、股市流动性资金供给从何而来?股市如何可以变好?无疑,社会(换言之百姓)必须有更为充分的货币流动性供给。那么,历来似乎已被定论的货币超发背后(是否被超发?还是促进信用与流动性的资本市场不健全),在时下货币紧缩政策下,如何创造这种充裕的货币流动性供给呢?使其足以流入并托起股市。

    2、缘何实体经济与股市走势各走各的?我们的股市从来未能真实反映经济运行状况,最后,市场与股市各走各的,从此各不相干。事实上,市场流入股市的资金却具有极其强的流动性(但总量却没有派生渠道),在机构、庄家与大户手里兴风作浪,形成远离市场的“政策市”的剧烈波动性投机。现在,政府不再通过放水来干预股市,自此一蹶不振。经济走经济的,股市走股市的,井水不犯河水,从此各不相干。

    3、股市流动性资金萎缩问题如何破解?经济成长低迷与收入两极分化压力下,注入股市的投资与投机资金供给不足,同时,影响信用货币扩大所形成的流动性供给条件与渠道不畅,那么,增发货币即然已经受到诸多年社会的质疑,如何通过扩大信用规模增加货币资金流动性规模?那么,这个影响社会信用规模扩大的可靠资产从哪里来呢?同时,增加的信用货币资金的流动性,又如何使其能够在权证定价上反映经济与产业的真实走势?

    由于我国巨额的储蓄不能形成良性的资本投放以及资产信用流动性的行程途径,同时,在居民收入被用于支付房地产等基础生活资料时,这种情况下,社会用于投资与投机交易活动的货币流动性资本趋于萎缩。

    

    二、基于历史的审视下探究中国股市何时变好:如何突破历史藩篱—当改革完成如下环节时

    

    2014年5月9日国务院发布新“国九条”以来,利好利坏的声音很多,事实上,中央发布国九条目的是很清楚的,即使中小股民利益社会收入获得保障,以促进供需平衡。从本质上说是利好。但是,其效果如何则取决于是否可以跟随上配套而系统化的制度化改革及内在相关的实施程序。

    2014年6月23日,经国务院批准,证监会发布了上市公司“员工持股改革”意见,这应该是配套的推行办法之一。当然,利好是没错,但是,我还是觉得不足。为什么?那么,我做下分析:

    

    1、股市何时会变好?——规避与实体产业无内在相关的股市资本流动性的节奏

    当前,我们的股票市场的现状最根本的问题则是所有入市资金处于操控或者“政策市”的杠杆中,而这种虽然依托于实体产业资本,但却与实体产业并未体现出内在的本质联系,在波动走势上亦未体现出彼此的内在制约关系。而我国股市却因为这种相对独立而又具有高度流动性的货币资本的负面特征,往往为机构、庄家及大户以“政策市”为杠杆加以操纵。它使这种流动性货币资本在效果上显示出背离经济规律运行的纯粹的投机性的属性。

    第一,我国股市“症结”的根源:历史遗留问题的审视。这种情况下,股市如何会变好?答案是否定的!那么,时下的股市如何恢复其本质属性?其运行首先需要解决核心问题是什么?无疑可集中归纳为:这种股市的货币资本拥有巨大的流动性,但是却不能与实体经济产生内在实质联系与彼此制约的问题。特别是,随着非流通股一次次的集中解禁并伴随企业扩充股本,整个市场在流入资本减少,而又不断受到扩容的冲击下形成巨大的波动。而股市参与者的另一端,社会资本的投资与支付能力并无实质上的道改善,那么,这个经济循环无疑是有问题的。

    正视因为这个问题越来越突出,同时我国股票市场与实体产业之间失去内在有机联系,这个经济生态面临的本质问题亦越来越严重。而这个问题亦正是我国股市一直遗留下来的历史问题,即:股市中流动性庞大的货币资本与实体经济与产业资本并无根本性内在联系与运行效果之间的彼此制约,我国的股票市场并不能真实发挥经济晴雨表的作用。

    第二,国民经济核心资产功能如何发挥需要考量——股权的权证化交易形式如何设计可影响核心资产功能的发挥?如何才能使股市与产业实体的运行建立起内在的联系机制呢?自2005年9月4日中国证监会颁布的“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管理办法”规定:我国通过股权分置改革以实现企业所有股份自由流通买卖。虽然这个构思确实好的,这样国有股及企业法人股可通过两个途径实现流通,即:一是,逐渐把不能上市流通的国有股法人股转移为流通股;二是,通过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出售原非流通股股份。但是,我们绝不能认为非流通股权简单的全盘上市流通是现代企业制度建立的唯一之路。而这些国民经济的核心资产则是承载着影响国民经济运行主要功能发挥的众多主要内容,如何使其股权通过权证资产交易形式设计发挥影响国民经济的诸多本质功能?这亦绝不是简单的股权证券化等方式可以完成。

    所以,我们需要思考,如何发挥这些国民经济核心资产的功能,比如:通过合适的股权及权证交易(亦包括流通股的转换,但绝对不是唯一)发去其承载得功能,以影响整个经济富有活力,当然也包括股市。

    正如我们前面所分析的一样,由于历史原因,纯粹处于高度流动性的股市货币资本在时下与实体产业收益之间内在关联机制的断裂,需要合适的机制设计加以弥补,以发挥国民经济核心资产的诸多功能。那么,一直以来的国企非流通股(国家股与法人股等限售股,由于其本质属性,能够真实反映产业回报与收益率)的资产,需要基于其于国民经济中的特殊地位,对于其承载的诸多功能加以发挥,比如,通过何时的股权的权证化交易方式加以完成。

    第三,股权结构差异及所承载得功能特征:股市定价客我两分局面分析。从国企股权结构来看,纯粹分散性股权在企业长远发展上并非代表企业战略选择上的最优(不仅托宾证实这一点,而且现代企业制度亦证实了这一点)。因为,大股东的选择、管理层的选择及分散化的股东的选择各有不同。比如:企业股权绝对分散化的持有结构则往往造成更倾向现实收益与红利的全部分配,而忽视企业愿景发展;而在股权结构中,控股股东及大股东则更希望放长远战略发展的角度看待回报与红利的问题。那么,不同期望的选择在交易选择都应该给予兼顾。以影响企业的远景战略及发展。当然,任何参与者在参与交易中获得的机会都应该是平等的。

    这种代表国民经济中实体产业核心资产的股权及权证的流通方式及其交易形式则具有不可忽视的地位。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