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 采购通 会员中心 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加载中 加载中

那些因“私”生财的门路

http://www.finance.hc360.com2014年05月05日08:54T|T

    “当你又一次被现实撞得头破血流的时候,你应该求助私人定制。”

    相关公司股票走势

    徐家汇10.24+0.121.19%

    电影《私人订制》中,葛大爷的这句台词精准描述了他们“私人订制”公司的市场定位。然而悲催的是,虽然电影中的“私人订制”公司通过“成全别人,恶心自己”而赚得盆满钵满,但现实中,冯小刚却又着实摔了个大跟头:刚从上一部《1942》“只赚口碑不赚钱”的天坑里爬上来,又迅速掉入了《私人订制》“口碑极差却赚钱”的另一个无底洞。

    私人定制钱途无量

    《私人订制》不但差评如潮,荣膺2013年度“金扫帚奖——最令人失望影片”称号,而且连名字都起得那么不严谨——从字义上看,虽然“私人订制”和“私人定制”都有根据个人需求而针对个人进行专门特殊服务的意思,“订制”更强调对已有事物的搭配组合,比如聚会或酒席之前订菜,一般是根据菜谱点自己喜欢的菜;而“定制”则有确定无疑、度身定做之意。比如去吃汪姐私房菜就从来没有菜谱可以点菜。

    冯导的不真诚、不细心不光体现在片名上,还体现在整部影片的选材和拍摄手法上。事实上,《私人订制》几乎就是自己10多年前冯小刚自己执导的第一部贺岁喜剧《甲方乙方》的翻版,更能从中看到20多年前同样由葛优主演的那部《顽主》的影子。毕竟两部影片的编剧都是王朔,主演都是葛优,或许是担心大家忘了自己的不真诚,葛优在《私人订制》里的角色名字居然和他在《顽主》中的角色名字一样。

    可惜的是,无论和《甲方乙方》比,还是和《顽主》比,《私人订制》都华丽有余,感动不足;讽刺有余,幽默不足。

    尽管影片不真诚,但《私人订制》却为我们展示了一幅依靠私经济大笔吸金的宏伟画卷!

    你是否想象过搭乘滑翔伞,在空中俯瞰喜马拉雅山美景,与苍鹰擦肩而过?你是否曾体验过晒晒太阳,拜拜庙宇,顺便再动个风险不太大的美容手术,在面对冰冷的医疗器械时,抬头就能看到窗外一片无垠的碧波?你是否刚刚在意大利顶级服装定制店量完尺寸,订下两套礼服?……在私人定制概念日益走红的今天,拥有一件属于自己的私人定制产品已经不再遥远。

    微时代助力私经济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今天的中国已经进入了“私经济”大发展、大繁荣的时代。原因之一是中国的国民财富已经达到了在生活的诸多方面享受私人定制服务的水平,更重要的原因是基于移动互联技术的大发展而到来的“微时代”,是一个强调产品和服务去大众化、去中心化,而推崇个性化和独特化的新时代!

    在这个时代,只要你有一技之长,并且能对你的这个特长进行一些服务体验上的创新,从而形成自己独特的私人定制服务,便会很快打响你的个人品牌,成为某一个私人定制领域的大V!比如我们这期《封面文章》将要介绍的4位因“私”生财的“私经济”达人——私人摄影师王刚锋、私人厨师汪姐、私人裁缝陈寅森和私人茶艺师王琼。他们都有一门经过长期修炼已经炉火纯青的手艺或特长,并且都对自己所从事的工作进行了一些微创新,从而成就了大V美名。

    品牌传播大不同

    更重要的是,过去的品牌推广和传播强调的是动用各种营销手段,发动一切媒体机器,让全世界都知道你在干什么。而上面这些靠手艺吃饭的作坊式服务却没有这样的财力,也没有必要用这样的手段进行品牌传播。因为互联网时代给了他们全新的传播渠道。

    过去传统媒体的信息传播是点对面的线性传播,依靠信息密集轰炸来获得知名度。而互联网的信息传播则是错综复杂得像蜘蛛网一样的结构,而且这个结构可以无限扩张,不受时空限制,就像核裂变一样。根据六度空间理论,你最多通过6个人,就能认识任何一个陌生人。互联网的传播机制已把这个理论变成了现实。过去我们说酒香不怕巷子深,可以一传十,十传百,可那得花好长一段时间。现在只要你把你的服务在微信上做个公众号一传播,只要你提供的服务的确是棒,根本不用市场推广,依靠这种私下的、零碎的、随机的、润物细无声式的传播就足以形成你个人“私经济”的品牌影响力。而一旦你已经在某一个私人定制领域做出了特色,做出了口碑,传统媒体又会主动来采访你,从而形成信息传播上的良性互动。因此,就算你没有傍着一棵苍天大树(大公司),靠私人定制的小打小闹,你也一样可以活得很潇洒。

    如今在上海的老外高管圈里流传着一句名言:没有其他方法比请摄影独行狭王刚锋拍一套家庭照,来对上海这个我们生活了多年的城市作别更好!

    私人摄影师王刚锋

    拍下快乐留下美好

    文/本刊记者邢力

    因为恰好那天休息在家陪伴老父亲,所以和王刚锋的会面并没有约在他的独行侠摄影棚里,而是在他父亲的家里。然而走出工作室,走入家庭中,看着墙壁上挂满了王刚锋的得意之作,一种温馨轻松的氛围扑面而来。我们的采访或者说闲聊就在这样的氛围中开始了。

    坎坷人生路只为摄影梦

    你是如何走上私人摄影这条道路的呢?面对记者的提问,王刚锋记忆的话匣子打开了。在早年崇明农场工作时,每年冬天是农活的淡季,俗称农闲。但每到农闲的时候领导会动脑筋出花样,“喂,那儿有两条河浅了,抽干水挖挖深,这叫水利,我怕你闲着!”王刚锋回忆说,“那时开河全靠人力,老职工男生站在下面挖,冰凉的湿土经常掉进雨靴里,有时候脚会陷进淤泥里不能自拔,只能光脚出来,把雨靴留在冰冷的淤泥里。一天12个小时,一天扛10吨土是很平常的事。”王刚锋对摄影的兴趣就在那时播下了种子。

    1981年,王刚锋结束了6年农场生活,“顶替”父亲在上海水产局的位置,回到上海市水产局所属的绳网厂当起了钳工。“由于刚从农村出来,在车间里,我是一位没有级别的钳工。工资每月36元,是起步价”。这期间,王刚锋的处女作——一幅名叫《街上的柔道》的照片在《人民日报》体育版上发表了。由于编辑把他附在照片上的那张文字介绍弄丢了,不知如何联系作者付那20元稿费。就在攝影师一栏写了“刘夏鸣”,意即留下名。后来王刚锋在北京的表妹见到这张报纸才告诉了他,最后一个电话追过去,拿到了相当于他当时半个月工资的稿费。从此,王刚锋就下定决心要在摄影这条路上狂奔。

    由于车间里没多少活,每次干完活,别人都在那里天南海北地聊天,王刚锋却拿了一本书去车间的“阴暗角落”一直“啃”到下班。因为他老想着把个人影展开到美国去,所以他不光学摄影还自学英语。几年下来,除了干活就是念书。因为比起其他专业门类,摄影是“五分钟”艺术,不需要为成就一门艺术而苦练多年的基本功,而只需花上5分钟时间,摆弄一下快门,拨弄一下速度,然后就可以搞创作了!

上一页123下一页

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