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 采购通 会员中心 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加载中 加载中

海鑫钢铁成李兆会游戏提款机:负债百亿沦为空壳

http://www.finance.hc360.com2014年04月15日08:47T|T

    资本市场的巨大诱惑,让李兆会这个学金融的富二代迷恋不已。而海鑫钢铁则成为李兆会“驰骋”资本市场的提款机。

    李兆会在接手海鑫钢铁之后的前几年走得顺风顺水。2004-2008年,经济基本面很不错,钢铁产业利润很高;又赶上了2005-2007年A股的大牛市。但2008年之后,实体经济和资本市场都快速向下,李兆会才发现自己在裸泳。

    海鑫钢铁这家山西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也是山西最大的民营企业,如今不得不面临全线停车,债主“围城”的绝境;海鑫钢铁董事长李兆会,十年来醉心于资本市场的快进快出,对钢铁主业几乎不闻不问,如今面对海鑫这个烂摊子依然是一躲了之。

    十年间,海鑫钢铁成了李兆会游戏资本市场的提款机。李兆会不断从海鑫钢铁抽血输向资本市场,然后很多资金消失于无形。坊间传闻海鑫钢铁的负债超百亿元,早已资不抵债,沦为空壳。天文数字的负债,难以计数的债主,上万工人的生计,都需要李兆会出面担当。只有将抽出去的血输回海鑫,海鑫或许有救。但关键时刻李兆会的失联,让外界深感恐慌。

    富二代如何接管家族企业?地方政府与民营企业之间应保持怎样的平衡?银行与民营企业如何共舞?干实业与玩资本该如何把握?……海鑫钢铁事件是一面镜子,将上述诸多问题一一折射出来,足以引发各界的思考。

    海鑫钢铁的倒塌

    4月初的山西运城,早已春意融融。然而,在运城市闻喜县东镇,却很难感受到生机勃勃的气息。

    听说南都记者要去海鑫钢铁,出租车司机发问:“是去海鑫要账?”在得到否定的答案后,司机又猜测:“那是去海鑫采访?现在去海鑫的,就是这两类人。”说起海鑫,出租车司机的话匣子就被打开了,“好端端的一家企业,硬是让李兆会这个小孩给玩完了,现在全县都在为海鑫受累。海鑫出事,闻喜各行各业都要受影响,出租车的生意都要差不少。”

    出租车司机的说法并非夸张,在闻喜有个说法,“海鑫钢铁打个喷嚏,整个闻喜都要感冒”。海鑫解决当地近万人就业,贡献了闻喜县近一半的财政收入。特别是在海鑫所在的东镇,全镇约6万人口,其中有近万人在海鑫工作,有80%的人靠海鑫吃饭。

    海鑫钢铁是由李兆会的父亲李海仓一手打造,是山西省第二大钢铁企业,李海仓因为经营海鑫钢铁有方,被称为“山西钢铁大王”,并顺利当选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对于海鑫钢铁所在地的闻喜县来说,海鑫更是该县的经济支柱。早在2004年,海鑫钢铁的年产值就达70亿元,实现利税12亿元,被评为纳税全国民企第一。2005年至2007年,海鑫钢铁连续三年蝉联山西百强民企第一名。而海鑫钢铁的掌门人李兆会则在2007、2008年连续两年跻身胡润百富榜,成为山西最年轻的首富。2010年,李兆会高调迎娶女星车晓,更是让李兆会成为娱乐新闻的主角。

    然而,表面光鲜的背后,暗疮丛生。

    “其实,从去年底开始,海鑫钢铁的生产就开始出问题了,到今年春节后,工厂的6座高炉开始陆续停产,到3月下旬,海鑫全面停产。这是海鑫建厂以来第二次出现全面停产的状况(上一次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当时海鑫停产了半年时间)。”在海鑫干了十多年的一位老员工老赵,在经过记者多次联系之后,答应接受记者采访。在海鑫工厂对面小饭馆的饭桌上,老赵告诉南都记者,“以前生产正常的时候,仓库堆得满满的都是铁矿石。现在仓库里都是空的。你再看看那些烟囱,已经很多天没有冒烟了。”

    海鑫老员工的说法,得到了闻喜县经贸委相关负责人的证实。该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海鑫去年进口了近6亿美元的铁矿石,但今年前两个月都没有一单进口,主要靠库存的铁矿石维持生产。“进入3月份,铁矿石用完了,海鑫也就全面停产了。”

    南都记者在闻喜县采访的几天,多次听到海鑫要恢复生产的传闻,但直到记者离开,海鑫依然丝毫没有复产的迹象。“一个高炉要重新点火,起码需要几千万元,再加上原材料的准备、配套设备的运行,启动资金就要上亿,6台高炉要全部或者部分恢复生产,没有几个亿乃至上十亿资金,根本不可能。”“我的钢铁”研究中心副主任曾节胜告诉南都记者。

    窥斑见豹,其实,海鑫钢铁的处境,是整个钢铁业不景气的一面镜子。此前的3月中旬,中钢协副会长刘振江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就透露,钢铁业2014年1、2月份行业效益比前两年更差,1月份重点统计单位又出现亏损,亏损金额达10亿元,企业亏损面达43%,创历史新高,2月份的情况也不好。“钢铁业现在才开始真正进入冬天。”

    债主围攻

    海鑫钢铁生产不正常的消息一经传出,立即触及到各方神经,而反应最为强烈的,自然是海鑫钢铁的债主们。

    其实,早在去年年底,当地银行监管部门就曾发出警示,要求各银行不要向已经从多家银行借款的钢厂放贷,该报告特别提到海鑫钢铁。显然,这一点名海鑫钢铁是有的放矢。有媒体报道称,海鑫钢铁出现了30亿元人民币贷款逾期的情况;更有说法称海鑫钢铁仅欠民生银行的贷款就高达58亿-70亿之多,其中20亿左右是无担保贷款,海鑫实际债务规模高达100亿以上,已经资不抵债。对于外界的传言,民生银行曾专门发公告予以澄清称:目前,海鑫钢铁在民生银行授信敞口19.5亿元,全部是抵押担保贷款。对于海鑫集团的债务规模,南都记者分别致电当地银监局和统计局希望得到答案,但采访要求均被婉拒。当地统计局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海鑫的事现在是闻喜的头等大事,上上下下都很关注,这个时候谁也不敢乱说话。

    记者通过多个途径了解到,今年3月初,工行闻喜县支行行长李海瑜曾亲自带队去过海鑫讨债,被银行行长逼债这在海鑫历史上还是头一遭,也足以说明海鑫债务问题的严重性;3月7日,市场传出“山西某钢厂因资金链断裂而停产,江苏钢厂收到银行口头通知称信贷将缩减20%”的传言,导致当天铁矿石、煤炭和焦炭期货三大品种齐齐跌停,而该传闻中的“山西某钢厂”指的就是位于山西运城的海鑫钢厂;紧接着的3月18日,海鑫的6座高炉全部停产,海鑫危机全面爆发。从3月下旬开始,海鑫钢铁的各路债主纷纷赶至闻喜县,围堵海鑫钢铁总部大楼,希望能抢在海鑫破产前拿到部分欠款。

    记者在采访期间,多次路过海鑫钢铁总部门前,总能看到五六个人坐在公司大门口,满脸都是焦虑之色。“堵门的基本上都是小债主,债务规模在几百万到几千万。大债主都是银行。他们不用堵门,他们有专门的渠道与海鑫高层沟通。”在海鑫门口堵门已经半个多月自称姓王的讨债人告诉南都记者。王先生是海鑫钢铁的代理商,每次进货都要给海鑫先打款。“合作了六七年都很正常,去年底打了一笔款之后,一直都没有收到货,到3月份才知道海鑫出事了,赶紧赶过来看看究竟。3月底的时候讨债的人更多,

上一页123下一页

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