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 采购通 会员中心 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加载中 加载中

异形宠物生意经

http://www.finance.hc360.com2014年01月14日06:59T|T

    五彩斑斓的蛇、巴掌大小毛茸茸的蜘蛛、好斗凶残的小鳄鱼……20多平米的房间内,杂乱无章地摆放着十余个透明饲养箱,这些曾经在港剧中风靡一时的异形宠物,如今就这样被摆放在成都金牛区某小区旁办公楼中的“爬宠窝”中。

    爬宠窝的主人名叫陈磊。不同于其他老板习惯于将宠物关在笼子里,陈磊喜欢让它们在店内肆意爬行。尽管朋友曾无数次提醒会吓到客人,但他却毫不在意:“再大的笼子也都是封闭的空间,如果一直把它们关在里面,不利于发育。”在陈磊心里,这些宠物并非单纯只是自己赚钱的道具,而是另类的朋友。

    ——另类的朋友,另类的异形宠物生意经。这门看上去古怪而生僻的生意,究竟有何门道?

    入门

    2004年的一天,广州花地湾市场。这是陈磊第一次到广州。这个曾养了近3年宠物蛇的男人曾做过服装销售、保险人员,最终为了圆自己“异宠店老板”的梦,毅然辞职。

    陈磊说,自己当时的底气除了源于日趋增多的异宠玩家人数外,还来自业内暗传的稳定货源。为了满足玩家,泰国等东南亚国家早有组织开始“人造异宠”,将异宠进行杂交繁殖以推出全新的种类。暂且不论传言是否准确,但异宠市场规模扩大的现实,依然给了陈磊进军异宠行业的决心。

    2004年9月,陈磊开始四处寻找货源。他在网上对比了无数家宠物店,甚至还亲自跑到昆明、重庆等地,却终究没有找到合适的。原因无他,无论是网上宠物店,还是实体店铺,都只是异型宠物的二道贩子,毫无价格优势可言。

    陈磊奔赴广州,源于一个宠物电视节目。按其说法,国内80%的宠物源于香港,而作为离香港最近的省会,国内异宠基本上都是从广州流出。

    初到广州的陈磊很快就震惊了,每家不起眼的小店里都暗藏玄机,这几乎就是一个爬行动物天地:蜥蜴、蛇、龟、蜘蛛等数十类异形宠物,被分门别类地摆放在货架以及仓库中。

    至于进货价,尽管陈磊一再声称自己将源源不断进货,但商铺老板却根本不为所动,仍给出了每条蛇数百元的“天价”,这比网上还贵!

    一位“前辈”道出了玄机:作为国内最大的宠物批发市场,花地湾主要的销售对象是大买家,销售单位也是以“百”来计算,对于陈磊这种小客户,对方根本就瞧不上。而真正针对散户的则是清平市场,那里才是异宠爱好者以及小商家“淘宝”的地方。

    陈磊果然在清平市场找到上家,他以每条150元的价格从一家宠物店老板手中购得了4条玉米蛇,同时还以每只20元的价格买来3只智利火玫瑰捕鸟蛛。“这两类动物都是爬行宠物的入门,适合新手养殖。”

    付了一半的定金后,陈磊回到成都。3天后,从广州发来的包裹终于到手。但让陈磊叫苦的是,在兴冲冲地拆开包裹后,里面的宠物几乎都奄奄一息瘫在笼子中。

    原来对方在发货时,只是简单将宠物放在箱子里,没有放进饲料以及布垫等必备品。3天的颠簸下来,宠物没有“意外夭折”已算幸运。

    愤怒的陈磊在声讨对方的不负责时,对方却理所当然地称,他只是买了宠物,并没有买配套的周边设备,自然没必要配送。如果陈磊需要添置诸如饲料箱、营养药品、加温灯具等,器材则还需要支付更多的现金。

    当然,随着对异宠行业的深入接触,陈磊后来才发现宠物寄送环节其实才是这行的“深水区”。这是后话。

    网店潜规则

    陈磊最初的计划,是主打网络销售。

    事实上,这也是如今大多数异宠玩家所选择的模式。不少异宠老板对于开设实体店并不感冒,一方面源于网络销售成本低,只要有固定货源就能开张;另外一方面则来自国家对宠物的管控政策。

    2003年,国家林业局公布包括中国林蛙、湾鳄、蝎子等54种可商业性驯养繁殖和经营利用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单。为了杜绝宠物市场中出现名单外的“走私动物”,国家对宠物店管控极其严格。为了安全,不少宠物老板都选择将店开在办公楼或者网上销售。

    尽管深知自己这一档次还没资格触及“走私宠物”,但精明的陈磊还是算了笔账:以一条品相较好的玉米蛇为例,自己进货价格为150元,实体店就算定在500元左右,除开房租、人工等费用,最终到手的纯利润也就200元不到;而在网络销售的话,尽管价格只定在400元,但自己却几乎不需要付出任何费用,利润反而大得多。

    对于这4条玉米蛇,陈磊按照花纹的不同制定了从400到700元的价格。“品相不一样,价格可能相差上百倍。从几十元到几千元都很正常。”

    但让陈磊意外的是,原本以为万无一失的自己却在第一单生意上就栽了跟头。

    2004年底,一位江苏的网友在他手上购买了一条玉米蛇。当陈磊精心将蛇用饲料箱装好送到快递公司时却傻眼了,多家公司都坦言不运送活体宠物。如果要寄动物的话,只能通过航空托运。而航空托运动辄数百元的费用,显然让陈磊无法接受。

    那自己的货源是如何从广州寄来的?上家神秘地告诉他:在邮寄时不要说明是活体宠物,就按照一般的物品寄;同时和收货员关系亲密点,每当对方来就“意思”下,自然能轻易通过检查顺利寄走。

    另外还有个秘密在于装箱。将宠物装箱时务必要用摄像头将整个过程记录下来,以表示宠物在自己手上时是健康的,而如果对方收到时已经不幸死亡,则可以在对方讨要说法时出示这一“证据”,以表示宠物死亡和自己无关,只能怪对方“运气不好”。

    “绝大多数的网店都是如此操作。谁都知道活体宠物在运输时死亡的高风险性。”

    得到指点的陈磊果然通过这一“行业潜规则”成功销售出去数只异宠,但在包装邮递宠物时内心始终忐忑不安,直到对方收到货确定宠物活着才稍微心安。

    数个月后,忍受不住内心折磨的陈磊还是叫停了这种做法,他在小区附近办公楼上租了个工作室,开起了楼中店,就算爬友在网上购买,他也只接受成都本地交易。“至少让顾客‘眼见为实’,毕竟爬友希望得到的是健康的宠物,而不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跟风

    采访中,陈磊随意地坐在地上,颇有节奏地用手指敲打着地面。一条近2米的蟒蛇随着节奏缓慢爬行,不时吐出信子发出呲呲的声音。店里围观的爬友一直屏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出。

上一页12下一页

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