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加载中 加载中

慧聪网

吴英免死:民意风暴中的法律太极

http://www.finance.hc360.com2012年04月25日06:01证券时报

    从2009年12月被金华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死刑,到2012年4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未核准死刑,发回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重新审判,在微博这个目前最大的舆论平台上,吴英集资诈骗罪一案所掀起的民意风暴,已然从企业界蔓延到百姓的生活。而围绕吴英案所展现出的辩论、批判、期待与希望,似乎让我们已经淡忘了游走在其中的法律太极。

    据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观察,新浪微博成为这场“民意风暴”的温床,引爆点则是2012年1月18日浙江高院二审驳回吴英的上诉,维持对吴英的死刑判决,并依法报请最高法院复核。一时间,针对吴英“是否罪不至死”、“经济犯罪免死”等,调查、投票等舆论话题铺天盖地,而颇有影响力的天使投资人薛蛮子、创新工场董事长李开复、经济学家许小年、法学教授贺卫方等“微博大V”的参与和转发,则引发了数千万网民的持续关注,而传统媒体也借此迅速跟进。

    当复核结果公布后,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联合创始人徐小平在其微博上感慨说:“微博救了吴英”。《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也在自己的微博里表示:“最高法院未核准吴英死刑,这是中国互联网舆论的一次胜利。舆论展示力量的机缘并非总是很准确,但对舆论给予更多尊重是中国必须做的补课。”与此伴随的,“民间融资破冰”、“金融改革在即”等话题,又开始广泛传播。

    冷静下来,细读最高人民法院的新闻稿,才发现最高法在舆论面前打起了太极。其裁定消息指出“该案一审判决、二审裁定定性准确,审判程序合法。吴英归案后如实供述所犯罪行,并供述了其贿赂多名公务人员的事实,对吴英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这实际上了肯定了金华市中院和浙江省高院的判决,而“微博大V”们当初所呼吁的“吴英无罪”、“吴英非法占有目的不成立”、“负债经营不视为诈骗”等舆论诉求,一个都没有实现。

    怪不得吴英的父亲吴永正会说“紧绷的弦依然无法松”。实际上,吴英案件的背后,还隐现着自2008年来因集资诈骗罪被判处死刑者已近10人的严酷现实。像吴英一样,等待最高法院死刑复核的,还有湖南湘西三馆公司的曾成杰、安徽亳州兴邦科技的吴尚澧。而只要“非法集资罪”还在《刑法》中存在,在当前严酷的经济现实中,吴英们就算不会层出不穷,也会此伏彼起,吴英一案的审判逻辑还会持续。

    回到吴英案本身,企业家之所以区别于普通人,最根本的一条就是要具备以承担超常规风险为特征的“企业家精神”,无论是民企、国企还是外企,负债运营,借新债还旧债,本来就再正常不过。而金融行业的经营风格,无疑“稳定高于一切”下的“嫌贫爱富”。特别对民营企业家来说,当阳光的市场不能满足其融资需求,转向地下寻求民间借贷,尽管不受法律保护,但不为错。吴英和本色集团为融资而承诺高回报率,尽管有“庞氏骗局”的嫌疑,但这种由最终结果出发的“事后追溯”,又怎样能百分百确定吴英最初的梦想,就是“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故意隐瞒真相”、“明知必然无法归还”而“使用欺骗手段以高息非法集资”呢?

    那些在微博上为吴英的“无罪”和“免死”而呼吁的“大V”们,多半是企业家和投资人。他们的诉求简单直接,通过吴英案让民间借贷阳光化,让金融市场能够以市场化的手段,来调配各种金融资源。即使从维护社会稳定的角度考虑,让这些企业家通过持续经营而偿还债务,是不是要比短期内的“打土豪分财产”更好?

    在3月27日,也就是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设立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的前一天,温州市政府召开金融工作座谈会,彼时吴英的生死,还在等待最高院的复核中。会议上,温州银监局汇报材料指出,截至2月末,温州出走企业234家,比年初新增60家,其中1月份发生24家,2月份36家,涉及银行授信的出走企业152家,涉及银行授信余额总计40.72亿元,已基本形成不良贷款,占全市不良贷款余额的36.22%。当法律没有改变,现状也无力扭转的时候,这也许就是那些无人呐喊的吴英们最理性的选择吧。(作者系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特约观察员)

    

上一页1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