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船王”曹家四代人的一百年

2010/1/13/14:43 来源:《中国企业家》,

    “年轻人想着三十年前的月亮该是钱大的红黄的湿晕,陈旧而迷糊。老年人回忆中的三十年前的月亮是欢愉的;然而隔着三十年的辛苦路往回看,再好的月色也不免带点凄凉。”

    ——张爱玲《金锁记》

    【1949年,曹文锦离开大陆后,在香港、新、马等逐步又建立起了自己的船运公司。2000年后,他的儿子开始在大陆发展,曹氏家族又接上了商业血脉】

船王家族

船王家族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这是个好的故事。曹氏家族百年的工商业经历极尽曲折,同时又与建国60周年的时代轨迹非常吻合。

    曹氏先祖在上海创立基业,曹文锦先生1949年之后离开大陆在香港始建大南轮船公司(万邦航运前身),业务相继扩展至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等地。2000年后,重返大陆,目前大陆业务占到万邦的五分之一。曹氏久离故土,在大陆声名未著,其实与包玉刚、李嘉诚等多有交往合作,于东南亚久享盛名。像曹家这样,商业气脉在中国大陆被迫中断,在海外得以接续乃至光大的,不在少数。全球商界中的特殊称谓——“华商”,正是被这群人塑造出来的。

    现在,我们先回到60年前。

    出走

    1948年,为抑制世所罕见的通货膨胀,蒋经国前往上海“打老虎”,悉令在沪富商巨贾乃至平民百姓以黄金白外汇等换取国民政府新发行之金圆券。蒋公子确有雄心壮志,为立威信也曾大开杀戒,无奈国民党内部裙带相连官商难分,牵一发动全身,不了了之。

    在时年23岁的圣约翰大学毕业生曹文锦看来,蒋氏改革实为上海民间工商业浩劫。曹文锦确有胆识,不顾禁令,将家族产业中的部分资金(美元)转往香港。此举为曹氏日后得以在海外立足之关

    曹氏从商可追溯至曹文锦之祖父曹华章。20世纪初,为脱家庭贫困,曹华章倾全力购置一只小木船,于黄浦江上接送外轮水手。当时江边码头极少,且沿岸水浅,大型外轮无法靠岸,因此曹华章生意繁忙。曹文锦曾在其自述中写道:“浩渺的黄浦江,历来变化无常,有时风平浪静……有时则风高浪急……特别是夜晚,常常是风急浪险,行船很危险。但为了生活,祖父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每晚都要披星戴月,或者顶着风霜雨雪,驾着那一叶扁舟,穿梭于外轮和码头之间,迎来送往。”到了夏季,燠热天气中,曹华章还要不时给小船一遍遍刷桐油,辛苦备至。

    惟其辛苦,曹华章始能购置第二条第三条乃至更多木船,业务由接送水手改为接运货物,渐渐有了自己的码头、储运仓库和卡车。曹文锦之父曹隐云出生时,家道已臻小康。曹隐云因此受到良好教育,后入上海一家英人所办卜内西洋碱公司学习进出口生意,由见习生升至高级经理。1925年曹文锦出生时,“曹宝记”运输公司业务已遍及长江沿岸,其父曹隐云工作之余又在租界内开设了一家“中国劝业银行”,其母吴娱萱则于南京路开办“天宝成银楼”,员工70余人。浦东曹氏,渐成望族。

    在曹文锦早年的记忆中,军阀混战、北伐、国共相争、抗日、内战无时或已。曹家生意兴隆,却也总感朝不保夕。所幸直到1945年曹文锦从上海圣约翰大学经济系毕业,其学业未曾中断。抗日战争之前,由于曹隐云与权贵多有结交,如唐生明(国民党陆军一级上将唐生智胞弟)等,生意未受多少影响。日本侵占上海之后,曹家在租界内的银行、珠宝店得以幸存,租界外“曹宝记”则一蹶不振,卡车、船只尽数被日本人强占。及至汪伪政府成立,在上海设立中央储备银行,发行储备券,以原法币2元换1元,百姓财产为之减半。兼之物资奇缺,民生维艰。汪伪特务与国民党军统“锄奸队”在上海互以对方银行为目标滥杀无辜,曹家银行也惶惶不可终日。

    抗战胜利前数月,大学毕业的曹文锦按父母意愿,全面学习运输、银行、进出口生意,以备将来接掌家族产业。每天一早,曹文锦到一家银行学习业务,下午则赶往瑞士人开的达昌洋行学习进出口贸易,晚上尚需与祖父运输公司的伙计们吃饭,了解航运知识。当时物价飞涨,银行成天被挤兑者充满,曹文锦一月工资仅够买几个西瓜。曹以之为做生意必经之历练,不以为苦。

    

    胜利后,300元储备券兑回1元法币,有存款者复受其苦。1946年,国民党财政部关闭了一批民营银行,曹氏亦在其中。其时曹隐云的进出口生意颇有起色,在广州、福州、青岛、天津等地均有分公司。因为进口业务常需在香港办理进口证,曹文锦被父亲派驻香港,在中环毕打行开了分公司。

    两年后,曹隐云得知儿子把母亲经营的珠宝全部换成10万美元转移到香港银行,大惊失色:“让人家知道,是要杀头的啊。”“事情是我办的,”曹文锦说,“要枪毙也是枪毙我。你们害怕,就带着弟弟妹妹去香港吧。”

    权衡之后,留曹文锦与新婚妻子在大陆照顾生意,曹隐云携家赴港。蒋经国“打老虎”惊动了孔祥熙,草草收场。随后解放军进攻上海,当初300万元法币兑1元的金圆券一文不值,曹文锦暗自庆幸。但分公司的伙计担心时局变化后自己一无所有,都抓紧手中物资不放,曹这个少东家已调动不灵。在家人催促下,上海解放前,曹文锦也投奔香港。他打算暂住数月后返回上海,因为他觉得“无论哪个政权,都不能没有贸易,没有运输,共产党也不例外”。基于此,曹氏在上海的股票、地产都未撤走,以待局势稳定后重张旗鼓。“可是,”曹文锦在自述中写道,“我完全没想到,国内局势一直动荡不安,我家在大陆的财产,全部化为乌有。”

[1] [2] [3] [4] 下一页